非病之吟的《病中吟》赏析-北京龙韵柏森文化交流中心
欢迎光临本店,登录 | 注册 |
当前位置: 首页 > 二胡知识 > 非病之吟的《病中吟》赏析

浏览历史

非病之吟的《病中吟》赏析
北京龙韵柏森文化交流中心 / 2012-05-19

                                             非病之吟的《病中吟》赏析

 

   在那个“月朦胧,鸟朦胧”的年代,听刘天华的《病中吟》也只能朦胧的理解。今天再听,感觉超然,大不一样。

    刘天华自己曾说过:“《病中吟》不是生病的意思,而是心中苦闷如病。”乐曲反映了作者在黑暗的旧社会感觉内心苦闷、彷徨,要寻求出路的思想感情。这并不是一首绝望的悲歌,而是有所期待的,“剪不断,理还乱,感人至深的内心独白。旋律如泣如诉、缠绵委婉。乐曲开始以如怨如诉的缓慢音调叙述。音乐的情绪低沉、压抑,它以连续不间断的旋律进行为特征,表达了倾诉不尽的忧愁。音调迂回曲折,忽而低沉吟诉,如痛苦不堪的抽咽;忽而激昂,如满腔怨气的迸发,有着肠回百折、痛楚难泯的感觉。贴切地抒发了作者烦躁不安的内心痛苦。他吟的是国家病,痛的是民族伤。

   第二段一反前态,刚劲有力、紧凑连贯,音乐两度向高音区跳进,形成全曲高潮,将反抗黑暗和追求理想的情绪表达得十分强烈。全曲中具有推动力的音乐素材强调主体,展示了作者不甘屈服的意愿。情绪激昂波澜迭起,奋起全力向黑暗势力顽强搏击,音乐情绪冲向全曲最高峰。是呐喊,是呼啸,表现了中华民族要冲破黑暗向着光明而奋斗的决心意志。

   尾声中,斗争的意志不断加强,似欲决然孤军奋战;突然加快的八分音符连续进行,强化了这种效果。当音乐的发展达到顶点时,旋律戛然中断,情绪急转直下,十二度的下行滑音造成一种回肠欲断的悲恸效果,全曲在宛如病苦呻吟般的颤音声中结束。充分显示了当时即将觉醒的民族渴望-思索-搏击-失败-彷徨,再思索再搏击的民族意识。通过音乐的时而幽咽微吟,时而激愤高歌,时而深情倾诉,时而呻吟叹息,把整个民族情绪表现的淋漓尽致。

 《病中吟》产生的时代背景, 是在1915-1918年,“长夜难明赤县天”的中国,“城头变换霸王旗”的年月,整个民族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国家的病,民族的吟,深深冲击着作者,它代表了民族在觉醒,在思索,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前赴后继的奋力拼搏。终于迎来了东方的曙光,是《病中吟》吟亮了天,吟来了1921,吟来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春天。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基座里依然低徊《病中吟》的余音而烘托着《义勇军进行曲》更加高昂悲壮。

   任何事物不能割裂开他的依附条件,要看她的背景,要看她的来龙去脉。单独用狭义的“病中吟”字面去理解,很难知道其中含义。《病中吟》也是对人生某个阶段的诠释,要探索,要搏击。允许失败,不允许沉沦和不振。要思索和求进,不要因循和怠惰,因循怠惰是一条最毒最毒的毒蛇,它使我们的事业永远不能成功。刘天华的《病中吟》和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有一种共性。对一个群体或者一个人来说,“病”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其“病”,失败不可怕, 可怕的是不去奋斗。

病,国之病,吟,民之吟。

痛,国之痛;歌,民之歌。

忧,国之忧;乐,民之乐。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