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韵二胡创始人辜存雄-北京龙韵柏森文化交流中心
欢迎光临本店,登录 | 注册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简介 > 龙韵二胡创始人辜存雄

浏览历史

龙韵二胡创始人辜存雄
北京龙韵柏森文化交流中心 / 2012-04-10

龙韵二胡创始人辜存雄——2011年第5期《乐器》人物专访

不与他人争雄 只做良心乐器

----访二胡制作师辜存雄
2010年在北京举行的罗兰电声二胡新闻发布会上,专业演奏家们对这一新款电声二胡十分推崇,轮番进行了演示。其实电声二胡是一款依附于传统二胡之上的电子效果器,它所传递并被放大的声音乃是二胡本真的声音,因此二胡音色、音质的优劣关乎电声效果器宣传、推广的效果。选择哪个厂家的二胡作为电声效果器的主体,是主办方需要调研和认真考虑的事情。最终,主办方选择了龙韵公司的二胡作为电声二胡的载体。对于龙韵公司而言,这种被认可无疑是一种莫大的荣誉。
移师北京安营扎寨
北京是北方民族乐器制作重镇,凭借天时地理优势,北京乐器制作师可以毫不费力地在北方地区驰骋。而南方乐器敢在北方旌旗飘飘的大营旁边安营扎寨,除了勇气可嘉外,对乐器质量的自信是必不可少的。龙韵公司的大本营在江西九江,几年前他们移师北京大兴安营扎寨。有人问他们为何到北京来做琴?辜存雄回答,在北京学习的机会多,见到民家高手的机会自然也多。
那天去龙韵公司设在北京大兴的工厂,见该公司创始人辜存雄正在工作间里蒙皮。蓝色的大褂穿在他身上显得很宽大,上面沾着斑斑点点的胶迹。只见左手抱着蒙好皮的筒子,右手握着一把锤子,不时用手轻弹皮子的不同部位,然后根据不同的声响深深浅浅地敲击着缠绕在筒子周围的楔子。
辜存雄早年并不是乐器制作圈里的人,而是在江西歌舞团拉大提琴。当下海狂潮席卷全国的时候,他也跟着下海了---开琴行、搞商业。经营琴行的时候,他销售一把二胡1000多块,加价500多块也能卖出去。辜存雄有些不解:二胡外观做工简单,在乐器市场上居然售价很高,这让辜存雄产生了尝试制作二胡的念头。他从别处找来几个师傅进驻他的作坊,当时一个月能制作五六把琴。后来掌握蒙皮技术的师傅莫名其妙被其他作坊挖走了。是就此罢休还是还是继续把二胡制作干下去?辜存雄思忖,最后他下决心:即使剩下我一个人了,也要把二胡制作的事情干下去。
 
无道亦有道
辜存雄挽起袖子自己动手制作起了二胡。他称:“坏事变好事,师傅在的话,我不可能做琴,也不可能学会蒙皮。”人身处绝境总会想出办法,可谓“置于死地而后生”。就这样,辜存雄一边学习一边实践,逐渐掌握了二胡制作的核心技术---蒙皮。蒙皮是二胡制作中含量最高的技术。二胡声音的好坏,蒙皮技术是关键。“我这个岁数去拜师谁教?因此只能自己钻研蒙皮。”辜存雄说,我是搞音乐的,二胡的声音不好,为何不好?原因在哪里?经过不断研究,我发现蟒皮有薄厚之分,皮子的部位、蒙皮的松紧程度都关系到二胡声音的优劣。皮子蒙紧很容易,紧到什么程度为好?辜存雄经常琢磨这些问题,逐渐摸索到一种规律。他说,一般演奏家不会做二胡,做二胡不懂音乐。辜存雄横跨演奏与制作两界,因此他成为了会演奏乐器的二胡制作师。尽管他从未向任何师傅学习过蒙皮技术。他自认为做任何事情都要遵循“有道亦无道,无道亦有道”的原则。他说,你没有跟什么人学,但是你很努力,形成了独特的风格,一样能得到别人的认可。辜存雄依靠自己的悟性和对二胡制作艺术的执着,终于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专心做事极致为佳
“一拉你的琴就想起中国。”这是海外一位二胡爱好者写给辜存雄的信。看到这些信辜存雄倍感欣慰。
龙韵二胡能够得到专家的认可,主要是声音和爆发力方面有较大的优势。辜存雄天天琢磨二胡这个事情,因此在二胡制作上进步很大。“因为我喜欢二胡,要做就比别人做的好。”辜存雄评价自己的二胡道:我对我今天做的琴比较满意,对昨天做的琴始终不满意。再过几个月,我又会有新的东西出来。不断进步,永不自满。辜存雄始终在二胡领域追求着,以期达到一种理想的高度。正是这种永远进取的精神,使他的二胡在专业人士中赢得了良好的口碑。
“买我的琴,你觉得不满意,可以拿来换。”辜存雄敢于跟顾客做这样的承诺,缘于他对二胡质量的自信。他称,许多年来,只有一个人来退二胡。那是一位几年前买他二胡的二胡爱好者因为患了脑瘫,没法拉琴,他的子女来电跟他商量把琴退掉。辜存雄爽快地答应,并按照原价把款项退给了他们。
“专心做一样东西,把事情做到极致,做到别人达不到的高度”是辜存雄做精品二胡的信条。他曾见过日本、德国制造的一些东西,精细、讲究的程度令人赞叹。辜存雄一直把发达国家的质量和技术当成自己毕生追求的目标。他说,惟有精益求精,才能对得起消费者。“我一直在想的,做琴、卖琴要从良心上对得起别人,让人觉得物有所值。首先自己要满意,问心无愧。”他说,作为一个乐器制作人,钱能亏,脸不能亏。“首先做个好人,才能做出好琴。这是一种因果关系。你对得起别人,你不想赚钱,钱来找你;你对不起别人,别人躲着你。”朴实的话语,平常的心态,反应出辜存雄对待金钱和事业的态度。
正是本着这种平时的待人接物得态度,辜存雄跟很多买琴人已不是单纯的买卖关系,而成了一种诚挚的朋友关系。很多买琴人在秋冬时节,从遥远的地方给他寄来保暖内衣,还寄来新疆的棉被,让他倍感温暖。
把事业做大做强
辜存雄带着我参观他的库房和车间。库房里整齐地码放着来自上海、福建、广西的高档制琴材料,不乏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等高档名贵的材料,其中还有很多独木整筒的材料。辜存雄告诉我,整筒小叶檀二胡需要一两万甚至三万多一把;二号檀的整木筒子二胡最低一万五一把。鉴于目前原材料资源越来越少,价格也在不断上涨,辜存雄称,现在他和很多制琴人一样,有钱就囤积木料。对他们来说,木料就是金钱,他有着巨大的升值潜能。
只见车间里一群打磨琴筒、琴担子的妇女埋头干活,据说他们来自河北张家口地区。辜存雄称,他愿意雇佣妇女干活,因为她们干这些打磨的活比较细致。
龙韵公司的高档琴打磨光亮后需要刷多遍大漆。在二胡上刷大漆的方法在二胡制作界是不多见的。辜存雄认为这种方法具有防水、防酸、防碱的功效且不影响二胡发声。而大漆对温度、湿度要求很高,因此制作起来像古琴一样很费事。辜存雄还介绍道:“我们在江西除了有一个工厂还有两个琴行,一个培训学校和一个幼儿园。”五年前,龙韵公司还在济南开了一个分厂。除此之外,他们还从事网上销售。“我儿子在九江搞网络销售,在全国应该排得上名次的。”辜存雄说,今年的趋势很好,北京的东方歌舞团前不久一下就买走十把琴,音乐院校的老师也前来订购,二胡有些供不应求。面对大好的势头辜存雄自信的称:我们这里的目标是两百万,九江的目标是三百万。
不甘平庸枯木逢春
辜存雄年届70,身材瘦小,可干起活来精力充沛如果他不说出自己的年龄,你根本看不出他已近古稀。他不仅制作二胡,还对二胡的底托等部位进行了一些改进,为的使二胡的造型更完美,音量更大。辜存雄曾经拉过大提琴,他一直梦想着制作出一把有着大提琴声音的低音民族乐器。
我问辜存雄下一步有何打算?他一脸严肃地说:我今年69岁,我想把二胡做到一个高度……
在一间屋子里有一尊来自异国的大象的木雕,是用一块枯木雕刻而成,辜存雄见我给枯木雕刻的大象拍照,走过来扶着大象说,给我也照一张,我也是枯木逢春了。是啊,在这个改革开放的时代,所有心怀志向不甘平庸的人都会投入其间,让自己的生命开出绚烂的花朵。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