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琴大师辜存雄专访-北京龙韵柏森文化交流中心
欢迎光临本店,登录 | 注册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简介 > 制琴大师辜存雄专访

浏览历史

制琴大师辜存雄专访
北京龙韵柏森文化交流中心 / 2012-04-10

<从演奏家到二胡制作师的转变---制琴大师辜存雄专访>
  

-------------访龙韵总经理 辜存雄

凡业内人士都知道,传统民族乐器生产以及著名二胡制作师主要以苏州、上海、北京地区居多。近年来,河北、天津、山东等地区二胡也开始进入市场。可是最近记者从各个渠道突然发现,江西九江龙韵生产的“龙韵”牌二胡开始在市场上走俏,一些二胡著名演奏家开始从习惯使用苏州二胡转向“龙韵”二胡,东方歌舞团一次性从江西龙韵订购了7把价值1.8万元的紫檀二胡,著名音乐人卞留念也与龙韵展开合作,共同研制新型二胡。前不久,记者在翻阅刚刚出版发行的“华乐大典——二胡卷”时,也惊讶的发现在“文论篇”中有一篇来自江西九江龙韵创建人的文章“二胡制作过程中的蟒皮处理与套皮工艺”,署名是辜存雄。如此专业性的文章由一位业内不太知名的人来写,令记者萌生出莫大的兴趣,从百度网键入“辜存雄”竟然检索出1100多条信息,有的信息这样写的:“二胡制作大师”九江人辜存雄,1999年就开始学习制琴,多年的经验让他在今年的全国第二届极品二胡制作大赛上获得了金奖。现在这把名为“弦魂”的获奖二胡市场价高达182600元。”“中国二胡学会‘盛世弦和’二胡名人名曲音乐会与极品二胡评选活动落下帷幕,九江锦江乐器公司辜存雄师傅制作的三把二胡分别荣获了两枚银奖和一枚铜奖。

带着诸多问号,近日记者来到位于大兴区庞各庄镇的“北京龙韵”,采访了这位二胡制作界的“黑马”——辜存雄,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位乐器演奏家转到乐器制作师,并且获得成功的经历。
从演奏到销售,再到制作师的转变
现年68岁的辜存雄从小就学习二胡演奏,后来又在专业院学习扬琴演奏,毕业后先后在九江市文工团(现话剧团)、越剧团等单位从事专业扬琴演奏员的工作,其间也拉过大提琴,并对低音乐器比较喜欢。一干就是二十多年,1983年,受改革春风的影响,辜存雄开始下海经商,开办了两家琴行,销售各种乐器,取得很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198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辜存雄在武汉的一家琴行,看到传统的二胡尽管声音不如大提琴,但却能卖个很好的价格,具有很大的空间利润。出于商业目的,他开始研究二胡的制作,并以销售商的身份亲自到苏州的一些二胡工厂进行实地考察,观察、研究二胡的制作过程,默默的学习。
不久,他就召集了一些能做木工活的工人开始进行二胡的生产制作,但对于二胡蒙皮的技术还是没有掌握,直到有两个苏州来的制作工来应聘,才带来了一些苏州二胡的制作技术。尽管这两位苏州师傅不久就辞职了,但通过这段时间对他们蒙皮过程的观察,也大概知道蒙皮的操作步骤,于是,辜存雄就开始自己试着来做,这样过了两年,他的蒙皮技术才算过关,才真正制作出符合要求的二胡。
辜存雄把这个转变过程形容为“有道亦无道,无道亦有道”。就是说如果不用心去学,就是有师傅手把手的教,而学不会;相反,即使没有师傅当面传授,没有专业基础,只要你肯学、肯专研,也终究会领悟出二胡制作的道理,总结自己的经验。
二胡制作的关键技术
辜存雄制作的二胡在国内的各类二胡评选活动中频频获奖,得到二胡演奏家和制作师的好评。我国著名音乐家卞留念以及东方歌舞团二胡首席周维现在都是用他的二胡,辜存雄的二胡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够得到著名二胡演奏家的青睐呢?
辜存雄认为一把好的二胡在声音上既要音量大,也要音质好。尽管每个人对于音色的理解会有不同,但在制作上要接近中国人的欣赏口味,突出东方的细腻、温柔等特质。他还强调制作师对声音、音乐的理解和二胡的音质是成正比的,即使只有细微的变化,你也要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怎样调整?而如果对声音的理解不够,那就做不出好的二胡。
一般二胡的琴筒都是由六块木板拼接而成,由于不同木板的振动频率会有所不同,这样就会对皮膜振动的声音产生影响,进而影响到整个二胡的音质。因此,辜存雄制作的二胡是一种整筒二胡,因为一棵树同一部位的木质在频率、共振都是一致的。这既是对传统的一种继承,也是引用小提琴的制作原理。
琴筒的木材一定要干燥到位,否则就会很容易受温度、湿度变化的影响而产生膨胀、干裂等现象,一般琴的木材要干燥半年以上,高档琴的木材要干燥一年以上。木材需要干燥的原因是木材中存在一种酶,而这种酶需要经过多年的时间才能自然消失,这也是为什么上百年老家具不会干裂的原因。知道了这个原因,我们就可以通过干燥处理,把木材中的酶分子杀死,使木材早日稳定。
二胡制作中最重要的是蒙皮环节,辜存雄强调一定要在蒙皮前把蟒皮处理好,充分扯开,避免蒙上一段时间以后塌陷。此外在套皮的时候还有一个诀窍,就是一定要把琴筒口部处理干净,不能存留一点胶,否则就会对蒙皮的效果产生影响,容易产生杂音,影响二胡的音质。
辜存雄主要学习的是苏州二胡制作工艺,也融合了北京胡琴的做法,就是在琴座的安装上采取和琴托结合的北京琴的做法,而没有把它和琴筒结合。这样的结果使得拉弦到码子的距离比较近,高音区更加明亮。
二胡制作的改革方向
多年的研究使得辜存雄的二胡倍受业内人士的喜爱,对于自己制作的二胡,辜存雄认为主要是在音质上有所突破,声音纯净,高音把位没有狼音,而且衰减的很好。对于二胡未来的发展,辜存雄强调一定要坚持传统,在此基础上可以进行一些改革,主要包括高音区音色的统一、低音区音色的调整,以及满足对音色的个性化需求等。
十把二胡就会有十种不同的音色,没有办法融合到一起,即便同时演奏,声音也不会扩大多少。如何通过向小提琴、大提琴学习,使不同二胡的音色做到统一?声音更纯净?这样,高音区的声音就能够融合到一起,产生更强的穿透力。此外,如果能通过改革让中胡、大胡发出像大提琴一般低沉、柔和的声音,则是对我国民乐的一个重大贡献。
不同人对二胡的音色有不同的理解和喜好,这就是二胡制作个性化的基础,有人喜欢草原上马头琴的感觉,有人喜欢河北梆子的感觉,还有板胡、江南丝竹等。那么能不能根据不同需求制作出相应的二胡产品,这就是今后二胡制作中的个性化课题。
琴坊的发展和公益事业
从刚开始的的制作时每月只能生产2把二胡,到现在每月生产400把二胡,销售额几十万,辜存雄的琴坊得到了很快的发展在这过程中,他发现在北方做二胡比在九江更为合适,北方的气候更利于木材干燥、蟒皮处理,于是在2009年,为了更好的满足不同地域的需求,适应不同区域的气候,辜存雄在北京开办了琴坊,主要从事二胡制作,特别是关键的蒙皮工序,而在九江的乐坊则只是做下一步的组装工作。
事业重心的转移,使得辜存雄必须加强和北京各个演出团体、专业院校的联系与合作。卞留念老师对乐坊二胡的创新也很感兴趣,还参与了一些研发工作,提出很好的建议。对于今后的发展,辜存雄希望可以有机会与卞留念老师深入合作,进行各种民族乐器的制作,与一些老技师更好的交流,在二胡制作上深入探索。还可以进一步发展成为艺术工厂,让人们在参观之余还可以参加到制作过程中去,经历制作民族乐器的新体验。
在事业发展的同时,辜存雄还热衷于社会公益事业,在九江多次组织演奏家进行演奏活动,赞助各类音乐大赛、音乐会等。让辜存雄感到最骄傲的是在九江开办了一家音乐幼儿园,对儿童进行钢琴、视唱练耳、乐感等方面开发培养。五年多的时间,共培养了100多名儿童,深受家长们的喜爱。他还计划在北京也开办一所同样模式的幼儿园。
每当看到音乐幼儿园里的孩子是那样思路灵活,富有灵气,辜存雄就倍感欣慰,工作中的劳累也一扫而光。从小接受的音乐教育引导了辜存雄的事业人生,他也希望可以用音乐教育下一代,让祖国的未来更加灿烂美好。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