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拉二胡的-北京龙韵柏森文化交流中心
欢迎光临本店,登录 | 注册 |
当前位置: 首页 > 二胡知识 > 对面拉二胡的

浏览历史

对面拉二胡的
北京龙韵柏森文化交流中心 / 2013-04-09

这个标题带点轻蔑的味道,不过也不尽然。我对这个人的年龄、性别、相貌一无所知,称之为“拉二胡的”也是出于无奈。具体来说,这个人住在我家前面那栋楼,每星期天上午十点开始拉二胡,空弦、音阶、把位,有模有样。五分钟后开始《赛马》,头两句近乎完美,但接下来的快速反复就出现了磕巴,然后一路断续,不过总能挣扎到结尾。第二遍和第一遍不差丝毫,恰如本周之于上周。从头到尾磕巴了三遍《赛马》之后,这个人转而拉起了《光明行》。我对《光明行》的喜爱远甚于《赛马》,偏偏这个人的《光明行》还不如《赛马》,没有半点雄壮豪迈的影子,倒像个惊魂未定的偷儿,进退维谷。

  从我第一次听到这吱吱嘎嘎至今,少说也有四五年了。同一时期里弹钢琴的、拉小提琴的、吹萨克斯的,要么销声匿迹,要么已经达到让人驻足聆听的水平。唯独这二胡每周一拉,毫无进展,却又坚持至今。

  我开始猜测拉二胡的人的身份。最初我猜他是个学生,男孩,被父母逼迫去学二胡。平日功课太紧,只好在星期天上午抓紧练几下,因为下午要去老师那儿还课。至于为什么总是从十点开始就更好解释了:一周只有一次睡懒觉的机会,父母憋到九点半才一狠心把他从被窝里拎出来。我以为找到了正确答案,甚至对家人说:“对面那个男孩刚才把音拉错了!”直到被问“你怎么知道他是男孩”后,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还可以有别的解释。比如说,一个女孩,也是学生,父母并不指望她考上清华、北大,但听信了女孩应该有点才艺的鬼话,循循善诱,她头脑一热,自己在生活计划上写下“周日早上练习二胡两小时”。也可能是个白领(男女无所谓),一周忙了五天,星期六)还得会亲友、购物。星期天睡到十点起身,不开手机也不穿戴打扮,光着脚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支起二胡拉几下,不为别的,只为证明自己还没被市场经济熏得面目全非。

  后来我发现那若是个退休职工也完全说得通(仅限于男),他和老伴帮儿子或女儿带孩子,老伴只管开洗衣机和给孩子喂饭,他却要负责接送孩子、买菜、烧菜甚至辅导家庭作业。星期六是祖孙三代团聚的日子,他又忙了一整天,小孙子说星期天要去公园。他说公园有什么玩头,你们去,你们去,我就不去了。他们走后,他关好门,取下墙上的二胡,抓紧时间拉起来。《赛马》和《光明行》曾是他年轻时志在必得的曲目,因各种琐事耽误至今。他边拉边感慨日月如梭。

  我可以一直猜测下去,却不指望得到证实。在现在的小区里,大多数人甚至不知对门邻居姓甚名谁,谁在前面楼上拉二胡当然不是个简单问题。转念一想,人家从周日上午十点拉到十二点,没碍着我什么,我有何权利埋怨或追究呢?进而我发现拉二胡是有意义的,不管出于什么动机,动机就是它的意义。

  那么,我的猜测就毫无意义了?

  也有。

  当我的猜测具体到年龄、性别、职业,人们的生存状态因二胡而清晰。二胡让我看到的东西竟比直接面对他们时看到得更多,尽管那只是一把意念中的二胡。

  这样一想,四五年来的吱吱嘎嘎突然不那么刺耳了。唯一的遗憾是我不得不继续管那个人叫“拉二胡的”,听上去还是不那么尊重。

                                                                                                                                                                                                 ——转自《北京日报》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在线咨询